U小说?>?天庭小狱卒> 第三千零七十九章 暂时合作

天庭小狱卒 第三千零七十九章 暂时合作

  相比于刘浪一个头两个大,夺宝联盟,玄峰殿,天外天却并未意识到,危机迫近。

  最早进入遗迹的汤子星,庞宇申等人,已经被困这处封闭空间一个月之久,除了几方势力的内斗,中间风平浪静,并没有收到任何外力干扰。

  所以,在他们心里,这处封闭空间,除了封闭之外,并没什么危险,这也是他们敢于默默等待,不着急探寻逃脱之法的根本原因。

  不过,不着急,并不代表不想出去,枯坐了大概一天之后,终于还是有人先憋不住了,而这个憋不住的人,正是黄荣熙。

  他忍辱负重,转世重修几百年,好不容易夺回了玄峰殿的控制权,总呆在这算是怎么回事?

  要知道,域外星空也不太平,这片星域之中,与玄峰殿实力相当的势力,也不再少数,玄峰殿的精锐,都绑在三界,万一被有心之人抄了老巢,哭都没地哭去。

  “天主大人,要不您去和各方谈谈,大家放下成见,先把眼前的问题解决了,总在这坐着也不是个事啊!”因为和汤子星的关系,黄荣熙自己出面,肯定是不行的,四下看了看,黄荣熙悄悄凑到天主跟前。

  “早干什么去了?”

  天主一脑门黑线。

  刚才他提议联合破除禁制,离开封闭空间的时候,就数黄荣熙跑得快,现在绷不住了,又来找他,真当他可以召之即来挥之即去了?

  天主很想把黄荣熙撅回去,但想了又想,还是忍住了。

  黄荣熙想尽早出去,天主同样想尽早除去,这些年,他把精力都投入到三界,可是,刚刚发下心誓后,三界明显是不能再呆下去了,他必须尽早在域外找一片地上,让三界天外天先休养生息一下。

  而玄峰殿本身是域外星空的成型势力,占据一方领地,这种时候,和身为玄峰殿殿主的黄荣熙搞好关系,好处多多。

  说不定,黄荣熙一高兴,直接在玄峰殿的领地内划出一片,给他落脚。

  “黄大人深明大义,我心甚慰!”

  努力挤出一抹自认为比较自然的笑容,天主拍着胸脯说道:“这就找其他人商议,争取在最短的时间里,团结最多的人。”

  “那就有劳天主大人了。”

  天外天作为三界本土之力,本身与域外圣主不相干,充当调停的角色,再合适不过,躬身施了一礼后,黄荣熙立刻满怀期待地等待起来。

  天主最先找到的是汤子星,他和汤子星不熟,但最起码,有过一段交往。

  “汤大人,你和黄荣熙之间的恩怨,我多少也有些了解,不过,仇怨并不影响合作,你觉得在这封闭空间,有可能和黄荣熙论个你死我活吗?显然不可能,所以,还是先出去,出去了,你才有机会东山再起。”天主传音给面沉似水的汤子星,就好像之前联合黄荣熙,一起想要汤子星命的人,不是他一样。

  “东山再起吗?”

  说实话,汤子星已经不抱希望了,但听到天主这一番劝说之词,他忽然意识到,天主虽然帮过黄荣熙,却也不过是利益之合。

  出了三界,出了遗迹,天外天还会不会不遗余力的帮助黄荣熙,可就不一定了。

  而如果,只有黄荣熙自己再加时奕辰,穆辛迪,汤子星还是不惧,至于转投黄荣熙的庞宇申,不过就是一根墙头草。

  一旦他占据优势,庞宇申分分钟就会滚回来。

  “只要黄荣熙不搞阴谋诡计,暂时合作一下,没问题。”略微思考了一会儿,汤子星直接答应过来。

  “好,好。”

  天主连连点头,而在顺利劝服汤子星之后,天主再接再厉,又奔着夺宝联盟去了,只不过,如今的夺宝联盟已经一分为三。

  薛子言自己一伙,徐怀峰和尹君弦一伙,剩余七名圣主一伙。

  不得不承认,天主还是很有外交天赋的,分别凑到这三伙人跟前,就是一通忽悠,最终,夺宝联盟的十名圣主也同意了暂时合作方案。

  原本划地而治的几个小团体,最终,又凑回到了一起。

  天主作为发起者,自然得充当主持人,而他的境界,也确实能当这个主持人,毕竟,全场这些圣主里面,就只有他,汤子星,薛子言是圣主后期。

  “破除封禁,单靠蛮力肯定是不行的,还望大家各抒己见。”天主扫视着二十来名圣主强者,说道。

  “我说说吧!”

  既然已经决定合作,也就没必要再藏着掖着,毕竟大家都着急出去,身为圣阶术炼师的徐怀峰,第一个站了出来。

  “徐大人请讲。”

  天主赶紧回应。

  徐怀峰的修为虽然不高,但圣阶术炼师的身份,决定了他在破除封禁这种问题上,最有发言权、

  其他人,也都望向徐怀峰,包括同为术炼师的黄荣熙。

  “依我之见,大家之前之所以突破失败,原因就在于各自为政,力量不够集中。”

  徐怀峰清了清嗓子,认真分析道:“目前,这个封闭空间的禁制,如何构建,我还琢磨不够,但是,我们可以选定一个字,二十名圣主,同时对这个点进行轰击,如果禁制不够坚固,可以直接破封而出,哪怕无法破封而出,禁制也会做出反应,而这种反应会在一定承诺反应出这里的空间构造,仔细研究,便能再寻突破口。”

  “有道理,有道理。”

  听完徐怀峰的话,哪怕不懂术炼之道的人,也是连连点头。

  其实,徐怀峰说的这些,用大白话翻译出来就是,我们在这坐着,什么都看不出来,毕竟主动进攻,才能找到封闭空间的漏洞,继而逃出升天。

  “这个徐怀峰倒是挺务实。”

  黄荣熙暗暗点头。虽然徐怀峰的方法属于笨法,但方向无疑是正确的,你不冲击禁制,禁制就没有反应,禁制没有反应,你就看不出什么。

  换黄荣熙来,黄荣熙其实也是这套说辞。

  而现在,该说的徐怀峰都说了,黄荣熙也就不用再发言了。